Laam

金珉葵的真香定律

*注意是性转!!!*
*在偶运中坐在角落和在跑道上认真比赛反差很大的圆佑君实在是太帅了*
*我又ooc了(。 ́︿ ̀。)是小弟我的错orz*
-
金珉葵本来是不打算去运动会的,他宁愿窝在图书馆多复习一下一个月后的期终考也不想到又热又吵的运动场去看别人做一些无聊的竞赛
谁知刚踏出课室门口就被迎面而来的闺蜜拉到运动场去,念念叨叨的说要去看那个帅得人神共愤的学长
在运动场仓卒地找了个座位,闺蜜就急着向她安利那个学长
金珉葵顺着闺蜜的指尖看过去看到了一个戴着眼镜坐在地上的男生
他慢慢地越滑越下,看起来快要躺到地上,脸上写满了无聊,眼皮也快要阖上
之后有几个男生去找他聊天,他看起来有比较精神点,但还是彷佛没有脊椎骨般一会靠在左边的男生身上,一会躺到右边男生的大腿上
金珉葵不喜欢不认真的人,一路看来她对那学长的好感有减无增,既然觉得运动会那么无趣那为何要报名参加呢?
她向闺蜜提出了对全圆佑的看法,闺蜜反倒是回应她说”这样子的学长很可爱啊”
金珉葵更不理解了,又观察了他一会,仍然不觉得他到底哪里帅气了,她甚至有点质疑闺蜜的眼光
她放空了好一会,突然被闺蜜抓住了手臂,她激动地告诉她那个学长要上场了
全圆佑脱下了眼镜站在跑道上,他是接力比赛中的第二棒,他眼中好像闪烁着和刚才不一样的光芒
随着枪声响起,第一棒的男生跑了起来,不一会就把棒交到了全圆佑手上
金珉葵不太懂运动,她不懂何谓好看的跑姿,她只觉得全圆佑努力地把棒交到下一个男生手上的样子帅呆了,她觉得她好像心动了
比赛结束后,全圆佑又戴回了眼镜,彷佛和刚才充满热情的人是两个人
他还是那样几乎用躺的坐在地上,时不时捉弄一下旁边的男生,明明和刚才无异的举动,金珉葵居然和她的闺蜜一样觉得有点可爱
-
离开运动场的时候,刚好全圆佑也在运动场中出来
金珉葵紧张地抓住刚才闺蜜给她那瓶未开封的水,她在纠结要不要把水给拿给他
闺蜜却彷佛看懂了她的苦恼,把她推到了全圆佑面前
金珉葵做考卷的时候手都没有抖过,现在拿着水瓶的手居然抖个不停,她暗自祈祷它们能听话一点,但结果是它们抖得更厉害了
她紧张得说不出话,最后只挤了”这瓶水给你”这五只字
全圆佑显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挂上了笑容,抬手揉了揉金珉葵的浏海
“谢谢你哦小学妹”
-

當你生病時

*並不太甜的小段子*

畢雯珺回來的時候我昏昏沉沉地躺在沙發玩手機
他打開門發現一片寂靜就知道不對勁了,平常一定會屁顛屁顛地跑過來抱著他的女孩去哪了
我艱難地抬起頭,喚了聲他的名字
他馬上走過來蹲在我面前,左手撫上我的額頭”我就說了吧,誰叫你昨天不帶傘,淋完雨還要吃冰”
“我就吃了一點點...”就在我抗議的期間,他把我橫抱起,我還沒來得及把手環上他的脖子他已經把我放到床上,還幫我掖好了被子
然後又走出了房間,回來時一手拿著藥,一手拿了杯水,坐在床邊強迫著我把藥丸吞了
我撅起嘴看著他,他輕笑了聲”不吃藥你怎麼會好呢”
我拎起他的手臂,鑽進他懷裏,雙手環住他的腰”你抱抱我,你抱抱我就會好了”說罷,還在他胸前蹭了幾下
他抬起手輕輕彈了我的額頭”你就知道撒嬌”
我裝出委屈的樣子看著他,怎料他一手扣著我的後腦,拎一隻手攬住了我的腰,唇就這樣貼了上來,一記温柔的吻鋪天蓋地地襲來
他放開我的時候我整個人人都被他按在床上,他俯下身,在我耳邊說道”把病傳染給我那你就不用難受了”
-

[ㅈㅇㅇ]

*好像有點過分少女了 慎點*

趁著他剛好坐在電腦前打完一回合的遊戲後,我從後抱住了他,央求他教我打遊戲
他拉著我的手把我帶到他身前,然後一使力,我便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他拉近了椅子和桌子的距離,覆上了我輕輕地放在滑鼠上的手,下巴擱在我的左邊肩膀上,控制著我的手點按了開始新一回合的按鈕
他拿起耳機幫我戴上,但把左邊的拿起放到了我耳後,表示這樣才能聽他說話
隨著遊戲的開始,他就控制著我的手左按右按,不消一會兒就把最左邊的那隻不知名物體給消滅掉了
他在我臉頰親了一口,稱讚了我好棒
雖然全程都是他在打的,我並沒有做什麼
然後我看見他一直在按左下角那一個金色邊框的按鈕,又不時按右邊那一個紅色按鈕,頂端的貌似是進度條的藍色長方形上面的數據不斷地改變
他再按了幾下中間的不明按鈕,第二隻怪物就化作星星點點,消失了
他又在我臉頰上親了一口,並加上了幾句寵溺到極致的稱贊
我這次有比較了解這狀況了,我有樣學樣地按著他剛才按過的那些按鈕
然後第三隻怪物就被我打敗了,在我看來這簡直是奇蹟
他這次在我的唇上親了一口,但是沒有加上任何的稱贊,我有一點點的失望,人類果然是貪心的
最後一隻怪物仍然是九成的時間他在操縱我的手,而剩下的一成時間就是我在瀕臨死亡的邊緣中爭扎
最後他極快地按著不同的按鈕,快到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回過神來,我們已經反敗為勝,甚至我看到了他的用戶名稱在排行榜的最上一排
他拿走了架在我頭上的耳機,把它放到桌上,然後輕輕地把我抱起,換成了我跨坐在他腿上,雙腿屈曲地放在他腿旁
他從眼睛開始,鼻尖,嘴唇,最後到下巴,每個地方都落下了一吻
“這是獎勵”他看見我揚起的嘴角後又問道”我是不是應該有謝禮,畢竟我帶你迎來了你第一次的勝利”
我捧著他的臉,唇貼住了他的唇,趁他不注意時,撬開了他的牙齒,與他唇舌交纏
放開他後,他摸了摸我的頭”好乖”
我突然感到有點害羞,把頭埋到他的頸窩處,煞有介事地說”不要再說我乖了”
他輕笑著向我詢問原因
我紅著臉向他解釋”那樣...太心動了”
然後他在我耳邊重複呢喃了大概十多次”好乖”這個單詞,甚至在我耳垂親了一口
我聽得彷佛整個人都在發熱,臉紅得快要滴血的樣子
最後他在我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吻”真可愛”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他發現原來稱讚我乖會得到這樣的反應後,他已經盤算好下次什麼時候再說我乖

[ㄱㅅㅇxㅈㅇㅇ] 藍莓精靈權順榮


全圆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把甜美的声音叫住了


回过头去看是三个长得挺可爱的女孩子,和刚才的声音一样,都给人甜甜的感觉


站在中间的是个短发的女孩子,左边的绑了马尾辫


而右边的全圆佑觉得她最漂亮,她长发及腰,柔顺的头发染了金色,衬托得她的肤色更白


她眼睛很大,全圆佑觉得她很像美少女战士的女主角,叫什么呢?


啊对了,月野兔


短发女孩递了包饮料给他,白色的包装印满了蓝莓图案,标榜着毫无添加剂


他拿着饮料看了一眼,又看了女孩一眼


女孩笑着跟他说,喝了这个会变好运的


全圆佑内心一口咬定她所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哪有可能喝几口蓝莓果汁就会有好运


他又看着手上的饮料开始发呆


他突然惊醒应该要向那些女孩子问个联络方式,才发现她们已经走远了


只好无可奈何地拿着那包饮料回家


-


全圆佑坐在沙发上端详着那包饮料


突然发现了在生产日期下面有一行小字[我会为你带给好运哦ψ(`∇´)ψ]


他看着那个颜文字笑了出声,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喝了一口蓝莓果汁


喝了一口后才发现这果汁意外地好喝,不出一会,果汁便被全圆佑喝得一滴不剩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软软的”主人..”,全圆佑吓得手一抖,包装掉到了地上


难道是自己平常常看的言情小说情节要发生到自己身上了吗,腹黑少爷的纯情小女仆?


他转头去看身后的人,即没有想像中的齐浏海波浪卷,也没有穿着粉红色的女仆裙


只有一个深蓝色头发的男人,仔细一看,他的样貌和刚才那行小字上的颜文字如出一辙


看到眼前的少年,全圆佑又吓得往后挪动了几下


眼前的少年又开了口”我是你的蓝莓精灵哦,主人”


听到主人二字,全圆佑打了个冷颤,马上要求少年直呼他全名就好


“那我们可以当朋友吗...?”少年小声地问了句


“可以吧...”全圆佑看他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一软答应了他


“我叫权顺荣!”少年友好地伸出了手


“...全圆佑”他握住了少年的手


自此以后,权顺荣以全圆佑离家出走的同学这身分在全圆佑家中住了下来


被对方的父母亲认为是得不到家庭温暖的小孩,热心地照顾着他


-


全圆佑没有想过的是,他和蓝莓精灵权顺荣会成为能交心的朋友


两人年龄一样,兴趣也差不多,没多久就熟了起来


权顺荣一出生就被封印到那包饮料,直到被那几个女生捡到,却因为家里不能收留男生,又怕男友会吃醋,所以逼于无奈把他给了全圆佑


至于他能否成为人类,听说是有方法的


好像是要得到真爱才会彻底变成真正的人类


-


有一次全圆坐在沙发对着电视机打游戏,权顺荣突然掩住了他双眼,害他游戏输了


正当他打算要破口大骂时,听见权顺荣软软的一句常打游戏对眼晴不好的,又气不起来


最后他放软了声线问权顺荣那怎样做才对眼睛好


权顺荣想了一会,突然瞪大眼睛说道”吃蓝莓”


“是要吃你吗?”全圆佑挑了挑眉,往权顺荣坐近一点


权顺荣愈往后,全圆佑就愈往前,最后把权顺荣困在沙发和全圆佑的身躯中间


他双颊突然泛红,连带头顶的头发也染上了一点红色,变成了紫色


“你你你放开我”蓝莓精灵没遇过爱情,不知道此刻的心跳疯狂加速叫心动


全圆佑自讨没趣,又坐直了身子开始了新一回合的游戏


权顺荣卷缩着身子坐在沙发的角落,看着全圆佑打完一个又一个回合


眼前的少年好像变得耀眼起来了呢


-


终于,长年看言情小说维生的全圆佑发现了自己喜欢权顺荣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也不知道


可是这份感情愈积愈多,他快要无法控制自己想牵他的手,拥抱他和亲吻他的冲动


那天,全圆佑和权顺荣半夜打游戏时不知是谁先说了饿,两人便到厨房去找零食,却无功而返


全圆佑拉着权顺荣的手跑到街口那二十四小时都营业的便利店,买了一大堆垃圾食物


回家的路上,权顺荣走在全圆佑前面,面对着他向后走


边走边跳电视上常播放的女团舞蹈,笨拙的动作再加上权顺荣学着那些女偶像清爽的表情逗笑了全圆佑


权顺荣过分兴奋,撞到了马路前的交通信号灯


他撅起嘴摸了摸后脑勺,全圆佑马上走过去看他有没有受伤


全圆佑把手放到他后脑勺,轻轻地抚摸着


两人的距离近到像是权顺荣被全圆佑抱在怀里般


权顺荣傻笑着抬起了头


全圆佑那一刻再也无法忍受想要亲吻他的冲动,下意识封住了那片唇


这一吻可以把权顺荣吓着了,他觉得自己紧张到胃都快要打结了


“我想让你成为人类”全圆佑低沉的嗓音在权顺荣头顶响起


“啊?”权顺荣不明所以地抬起了头,和全圆佑对上了视线


“我的意思是”全圆佑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成为你的真爱!”


权顺荣终于反应过来,扑到全圆佑怀里,猛地点头


权顺荣的头发正由头顶一点点变黑


是真爱啊


-

[ㅈㅅㅇ]


*你們把他當成香港人就好了hhhh*
傍晚時分的香港似乎比的白晝時間更吵鬧了一點
我牽著他的手蹦蹦跳跳地遊走在大街小巷
他的手很大,很温暖,所以我喜歡和他牽手
他拉著我走到一間飲料店前,它整間店都是黃色的
牆壁漆上了黃色,桌子和椅子都是深淺不一的黃色,甚至店員的上衣都是黃色的
有點刺眼
他看著菜單良久,最後點了一杯芒果口味的凍飲
我什麼都沒有點,我對這類飲料不太感冒
他一手捉著我的手,一手拿著塑膠杯表面佈滿水珠的飲料
我很著他一口一口啜著飲料的樣子也有點饞了
張口就往那靠過去
他卻拿走了它,靠著輕微的身高差他伸直了手臂,把飲料舉到了我觸碰不到的高度
我噘了噘嘴,看了他一眼
他輕笑了聲,好啦給你喝啦
我滿足地吸了一大口,雙頰都鼓了起來
他又看著我笑了
走到馬路前,信號燈還亮著紅色的一邊,嗶嗶嗶的聲音有節奏地響著
我看見他嘴角沾到了飲料,鬆開了他的手,在背包裡翻找著紙巾
卻沒料到綠色的一邊突然就亮了起來
他卻俓自向前走去,大概是本能反應...?
我和他回過神時,兩人已相隔了一整條馬路,而紅燈又亮了起來
他站在安全島上朝我傻笑
我已笑到前仰後合,笑我們笨?還是笑他一個人站在對面的樣子?我不知道,但和他一起的時間,我總是笑得特別多
他靠了在信號燈柱上,我覺得那抹背景比雜誌上看到的任何一個男模特都來得好看
他又轉了過來朝我笑,我向他喊了一句”要替你拍照嗎”說完,我又笑了幾聲
旁邊的人們看了過來,投來了奇異的眼光,但我不在意,我知道他也不會在意
我們本來就是那麼奇怪的人
他又擺了幾個自認為有型的姿勢,我用手機拍下了幾張照片
他靠在燈柱上看著我,我收起了手機,與他四目交接
信號燈的嗶嗶聲還繼續在響,但我覺得它們變小聲了
一輛巴士經過,擋住了他
巴士走後,他的視線仍然停留在我身上,他向我比了個V
我朝他比了個愛心作回禮
終於綠燈亮了,嗶嗶嗶的聲響變急速了
我跑向他,從後緊緊地環住了他的腰,下巴放在他肩膀上
“你好噢鄭世雲先生”
他扭頭看了一下我,又回了我一句你好
然後我抱著他走完了剩下那一半的馬路,我覺得那些奇異的眼光又投了過來
走到行人路上,我放開了他,從新牽住了他的手,與他十指交扣
他把已被清空的塑膠杯扔到了垃圾桶裡
用食指指了指前面珠寶店裡面鑲著最大顆鑽石的戒指
“等我發財了就用它來向你求婚”
“要是你不發財那怎麼辦”
“一定會發財的啦”
他伸手摟住我的腰,在我唇上落下一吻
“反正我不發財你也會嫁給我的”
我反駁了他幾句,踮起腳捧著他的臉親了他一下
我也只會嫁給你啊,最喜歡你了
-

[ㄱㅅㅇxㅈㅇㅇ]

權順榮二十歲那年曾經很喜歡一個男人
像瘋了一般地喜歡,義無反顧地喜歡
即使那人不喜歡他
-
權順榮最近染了一頭銀髮
自從高中畢業後,沒有了校規的束縛,他幾乎是三日一小染,五日一大染
大學裏面的人大概從沒有看過他黑髮
打電動的時候,他因為又輸給了室友全圓佑而咬牙切齒說著要報仇的時候,那人撩起了他頭頂的髮絲,說了句“你黑髮大概會挺好看的吧”
權順榮第二天就把頭髮染回了黑色
直到以後和那人由交往到分手為止都維持著這個髮型這個髮色
-
權順榮看見全圓佑趴在場台的欄杆上,臉色很難看
他知道全圓佑不是個愛笑的人,但他似乎沒看過如此暗沉的全圓佑
他也趴在欄杆上,笑著問全圓佑在看什麼
他沒回答
權順榮順著他的眼光看下去,看見了一個漂亮的女人挽著男人的手臂,兩人笑得無比幸福
那個女人有著一頭柔順的長髮,笑魘如花,美得令人窒息
那女人是他們系的學姐,在權順榮印象中,她是個高不可攀的女神
“你喜歡她?”
全圓佑依舊沒回答,但從他的表情,權順榮大概能猜出個一二
兩人沉默了很久
權順榮突然踮起腳,手臂撘上了全圓佑的肩膊,一副大佬的樣子“哥的肩膀借你,要哭就盡情哭”
全圓佑的眸子突然變得深邃,一個翻身就把權順榮壓在欄杆上
他覺得他的背被硌得有點痛
他還在緩衝的時候,全圓佑的唇已經貼了上來
全圓佑的舌輕輕鬆鬆地滑進了他的口腔,一下一下地吸吮著他的唇
手伸進了上衣裏面,撫摸著權順榮的背脊,然後手指順著脊椎慢慢地向下,伸進褲子內揉捏著屁股
權順榮不懂如果拒絕,或者說他根本不想拒絕
他早已幻想過無數次全圓佑對他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時的場面
後來兩人不知怎樣地就進到了房間,在床上互相愛撫著
被全圓佑進入時,權順榮很想哭,而實際上他也哭了
他不知道那是難過的淚水,是快樂的淚水,還是只是因為疼痛而被迫出來的淚水
被全圓佑一次又一次狠狠地侵犯的時候,他心中似乎有些什麼在不斷地膨脹,那一刻他覺得自己好像完全佔有了眼前的男人
第二天早上,權順榮假裝若無其事地起牀刷牙洗臉
在廚房倒水喝的時候,全圓佑從後抱住了他
“我們交往吧”
權順榮嚇得杯子也摔了,然後一語不發地抱住了全圓佑很久很久
-
在他們交往的那段時間,全圓佑很寵權順榮
他們曾經去過遊樂園坐摩天輪
在摩天輪轉到最高點的時候,全圓佑吻了他
權順榮聽說過當摩天輪轉到最高點時接吻的話,那對情侶就會在一起一輩子那個故事
可是他知道那不適用於他和全圓佑,他們本來就不是真心相愛的情侶
-
終於在某個晚上,那個學姐敲響了宿舍的門
聽說她是被她男友甩了
她看似喝醉了,眼眸蓋了層水霧
可是權順榮知道那只是她讓自己看起來更楚楚可憐的小技倆
他知道全圓佑也看出來了,只是他假裝不知道而已
全圓佑攙扶著她進了房間
權順榮還是那樣抱著薯片,看著電視,雙頰塞得鼓鼓的
回房間時,他從全圓佑房間的門縫看到了學姐雙腿纏著他腰身,然後他一下又一下地挺進
原來所謂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學姐被男人壓在身下的樣子也不過如此
那天過後,他們接近一星期沒有說過話
權順榮還是一如既往地抱著薯片看著那些沒營養的電視節目
全圓佑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不等他反應過來,就向他提了分手
權順榮並沒有多說什麼,就只發出了一個音節“好”
“對不起”
他往上看,看見男人的眼睛的確是充斥著歉意,雖然更多的是無奈
“沒事…”
他看見全圓佑漸漸靠近,似乎是想擁抱他
他沒有多想就推開了他,跑出了宿舍
權順榮並不是個喜歡逃避的人,他覺得只要去面對,沒有解決不到的事情
但這刻,他想到的就只有落荒而逃
薯片散落了一地,全圓佑脫力地坐在沙發上
-
那天晚上,權順榮躲在被窩裏哭了很久,直到睡著為止
然後,他夢到了他第一次見到全圓佑那時候那時候是個炎熱的夏天,他滿頭大汗地把行李拿到宿舍門前
正打算敲門,才發現門並沒有鎖上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
屋內的男人看了他一眼,然後又把目光投回手上的書中
一句話也沒說,卻讓人討厭不起來
陽光透過窗戶,照在他臉上特別好看
權順榮看呆了
男人和他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男人感覺很招女孩子喜歡,而他剛好相反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不止女孩子,他也很招男孩子喜歡,而權順榮就是那個男孩子
-
和全圓佑分手後,權順榮染了一頭叛逆的金髮,然後又在頭頂染了點藍綠色
頭頂上的那些藍綠色還沒完全褪色,全圓佑就和學姐分手了
那是聽他們系的那些小女生說的
幾天後的晚上,全圓佑終於打開了宿舍的門
他把權順榮推到了房間,把他壓在床上,然後吻住了他
權順榮還是和當初一樣,不打算拒絕,不打算反抗
全圓佑一下一下地頂弄著,每一下都準確無誤地頂到了他的前列腺
權順榮整個人顫抖著,帶著哭腔地說了一遍又一遍我愛你
全圓佑府下身,輕柔地親了他的額頭,眼角,鼻頭,嘴唇
最後在他耳邊用那令他沉淪的聲音呢喃著“我也愛你“
權順榮哭著射了
那是真的哭,不是因快感而產生的生理淚水
他抱著全圓佑哭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別哭了,我在”全圓佑左手撫著他的背
權順榮止住了眼淚輕笑了聲
為什麼要裝作是完美男友的樣子,明明是個人渣
權順榮抬起頭,往他唇上啄了一口
然後又往他懷裏鑽,雙臂緊緊地環住了全圓佑的腰
他覺得玩弄別人感情還假裝清高的學姐是人渣
他也覺得拿他來打發時間,利用他來驅逐孤獨的全圓佑是人渣
但那樣深深地愛著他,被傷了一次又一次還是一頭栽進去的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因為全圓佑,他自甘墮落
但他由始至終也認為全圓佑是唯一一個值得他為他墮落的人
因為是你,所以怎樣也沒關係
-

[ㄱㅇㄱxㄱㅅㅎ]


金龍國拿著兩個行李箱喘著氣站在村口前面
幾小時的車程再加上剛才走過極度陡峭的斜坡,他早已疲憊不堪
他是被父母扔來這裡的,他們說要特意等到暑假才辦離婚是因為不希望沒人照顧金龍國的起居飲食,說穿了就是因為誰都不想照顧他所以才把他扔到他祖父那裡
金龍國也不是不知道他們等到他成年才離婚是因為誰也不想要撫養權
他都知道的,他全都知道
他對於這條純樸村子還有祖父家的印象其實並不多
但他至少還記得祖父家有個好像是被祖母撿回來的孩子叫始炫,印象中他好像挺可愛的
-
金龍國打開祖父家的門那時候看見了有個少年乖巧地站在祖父身後
和他對上眼的那一下,金龍國覺得自己好像被愛神之箭射中了
後來少年幫他把行李搬到房間還有之後的事,他都不太清楚
他只知道了那個少年就是當初的那個叫始炫的孩子,還有金始炫好看到不行
可是金始炫好像有點怕金龍國,可能是因為他由家門到房間臉上的表情一直也沒變過,都是那樣的平靜
雖然實際上他的內心因為金始炫而非常激動
-
金龍國和金始炫正坐在電風扇前發呆
悶熱的天氣令人想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勁
“哥你想吃冰嗎?”金始炫突然靠近了金龍國,嚇得他往後縮了縮身子
“好啊”他才剛說完這句話,就被金始炫興高采烈地拉著他跑到村口的雜貨店
途中金始炫不斷地向他推銷著雜貨店阿姨做的刨冰有多好吃
金龍國表情毫無波瀾地點了點頭,內心還是只有一個想法
我們家小炫長得真可愛
回過神來金始炫已經拿著兩碗刨冰坐到了他旁邊
金龍國一口一口地吃了起來,草莓果醬甜甜的味道在口中化開
他一扭頭就看到了金始炫嘴角沾了點帶著果醬的冰
他下意識就用拇指把它們抹走,然後抹到褲子上
金始炫的耳根突然開始泛紅,接著連臉也漸漸地紅了起來
冰涼的刨冰和指尖的溫度形成了極大的對比
“你是不是中暑了”金龍國看見金始炫的臉突然紅了起來,緊張的問道
“沒事沒事,只是有點悶已而”金始炫擺了擺手
他當然不會告訴金龍國他是因為突如其來的肢體接觸所以害羞才臉紅的
最後他被金龍國緊張地拉著回家
沿途金龍國一直拉著他的手腕,害他的臉又更紅了,事者還一臉擔心地問他是不是真的快要暈倒了
-
這天晚上的星星特別亮,金始炫坐在窗前考慮了許久,最後決定去找金龍國一起看星星
兩人輕鬆地爬上了屋頂上,並排地坐著
他們安靜地看著天空幾秒,接著才發出了好美等等的感嘆詞
金始炫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哥你看,那裡有北斗七星”金始炫興奮地指著天空
“哪裡?”
“就這裡,這裡,還有那裡連起來就是北斗七星了”金始炫指著一顆又一顆的星星,身子不知不覺地和金龍國愈靠愈近
“喔我看到了”金龍國興奮地看向金始炫,卻發現對方和自己的距離只剩下幾厘米
兩人的心跳開始加速,最後不知道是誰先貼上對方的唇
親了幾秒後,他們有默契地放開了對方
半分鐘後,金始炫主動地牽起了金龍國的手,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們…交往吧”
“好啊交往吧”金龍國看著他寵溺地扯開嘴角
-

[ㄱㅅㅇxㅈㅇㅇ]


權順榮對於舞蹈的執著,是沒有人會懷疑的
對於他自己所編的舞步,那份執著更是令人害怕
那份執著帶來了完美,但也帶來了傷害
權順榮每一次都是最後一個離開因為他堅持要把編舞修改至完美
權順榮在一次又一次把編舞修改得令他滿意後,在睡眠嚴重不足卻又執意要再把編舞再跳一次的狀態下扭到了右腳
他坐在練習室的中央,動彈不得
-
全圓佑經過附近的便利店,想到了還在練習室中的的權順榮,便走進去買了些吃的然後又折返回去公司
他一進到練習室就看到權順榮痛苦地坐在地上的樣子
“腳又扭到了?”他努力地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像是生氣而不是心疼
“嗯…”權順榮低下了頭,可憐的模樣令全圓佑想摸摸他的頭
“你是笨蛋嗎,這樣也能扭到”邊說邊走到練習室一旁的櫃子,拿出了一支藥酒
全圓佑然後坐在他旁邊,脫了他的球鞋,把藥酒倒在手心,往他的腳腕搓揉
“你這個也會哦”權順榮瞪大眼睛,驚訝地看著他
“最近學的”
“為了我學的?”肥倉鼠的不大雙眼閃爍著光芒
“你就當作是吧”
全圓佑當然不會說是每次看見權順榮扭到腳後一拐一拐地回來,心疼的要死,所以才去學的
“好點了嗎?”
“嗯好很多了”
權順榮企圖站起來卻又被全圓佑壓回去,然後背過身蹲在他面前“我背你”
權順榮小心翼翼地爬上他寬厚的背
他又一次感受到,全圓佑是那麼令人安心的存在
-
把權順榮放到床上後,全圓佑開口道“以後我來照顧你”
權順榮不禁有些想笑“照顧我嗎?你也是生活智障來著”
“那兩個總比一個好”
權順榮正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就被全圓佑的唇封住了
好吧,兩個總比一個好
-

[ㅇㅎㅅxㅂㅇㅈ]

在節目結束後,所有人都回到了宿舍收拾行李,要回家了
朴佑鎮卻走向了那不屬於他的房間
看到那人的背影,他意味不明地扯了扯嘴角
安炯燮似乎感受到了他在自己身後,扭頭去看他
盯著朴佑鎮良久後,他終於開了口“可以講我抱你一下嗎”
“嗯”剛說完就感受到了他雙臂放到了自己的腰上,把頭枕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朴佑鎮雙手顫抖著地放到了安炯燮的腰肢
突然感受到了肩膀涼涼的,是安炯燮的眼淚
“以後就不能再和佑鎮待在一起了怎麼辦”
朴佑鎮心頭一緊,雙臂的力度又加重了點
以後也就沒有待在安炯燮手邊的理由了
不能在晚上說著要零食的藉口去找安炯燮
也不能在安炯燮突然想吃冰淇淋時偷偷地陪他跑到最近的便利店
兩人以後是不是會變成毫無交集的人
他會回到他的公司出道,自己兩年後也會回到自己的公司出道
一想到這裡,朴佑鎮就好難受好難受
不論用什麼名義也好,只要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就好了
“安炯燮,我們交往吧”
懷中的人沒說話,卻又哭的更厲害了
良久,他終於在喉嚨擠了一個音節回應朴佑鎮“嗯”
他不是不喜歡,而是太喜歡了
對於突如其來的告白他措手不及
從來朴佑鎮也沒有特別對他說過些不同的話,只有自己一個勁兒地說著喜歡他
“我以後有空會常去找你的”朴佑鎮說了句
“好哇”懷中的人抬起了頭,還帶著淚光的眼睛彷彿帶著光芒,一閃一閃的
朴佑鎮抱緊了安炯燮,在他臉上落下一吻
-
至於以後兩人如何歪膩到被李義雄嫌棄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